忍者ブログ
只要找到路,就不怕路远
2017/10月
≪  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
[20] [19] [18] [17] [16] [15] [14] [13] [12] [11] [10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幽助无疑是英雄,大胜仙水,户愚吕弟不提,仅是打败朱雀和乱童而言,就不知捍卫了多少平民的身家性命。如此豪行,换的什么?举世拜膜,权顷四野,还是声色犬马,珠玉琳琅?
一个拉面摊,还是靠妈妈的关系才得以开张。掩卷,哑然失笑。
幽助的宿命,或者他与同伴的宿命,就是战斗。战斗的更高,更快,之后,嘎然而止。
因:对手越来越少,朋友越来越多。
更因:时势已不需要他了。用后就抛弃,多可悲的英雄!
但幽助身上,却不见一丝造化弄人的阴霾。经营小面摊,偶尔兼职搞俩妖怪偶像签名,日子过得倒也乐陶陶美滋滋。
孔明临终依旧哀叹:“再不能临阵讨贼矣!悠悠苍天,曷其有极!” 剑心花掉十年,学会如何现出人畜无害的微笑,而幽助,只要活过,尽力过,结局过。昨天明天,管他的,今天才要紧。

可悲,只是主观的感受。

依照传统,上为天堂,下为地狱,中是人间。天使为善,魔鬼为恶,那居中的人类,便是天使与恶魔的混合体。
人性,也必然善恶并存。
所谓水清则无鱼。世界,是的的确确需要恶的存在。它如同善的生长素,具有两重性--适量能刺激生长,过量则成灾难。
因此,执着于武学最高境界的户愚吕弟,倒在自己的追求里;仙水死掉,源于自己的恶性病;即使小人卑鄙如爆拳,也只被海扁一顿了事。
宽容的允许异己存在,基因才不会漂变,生物的进化才能更完整。
但宽容绝不等于纵容,对害群之马,腥臭鱼之类的必须诛而后快。不然,他们绝对会混乱一个群的价值观,从而危及全体的生存。像垂金权造,实在是人渣中的人渣,不杀,等什么?像一鬼博士,绝对是混蛋中的混蛋,不杀,还等什么?
保护雪莱般柔弱的善良,静观他人按照自己的意志成长;铲除害众的恶人。这,才是强者的终极任务吧。

最后一幕,是风流云散,隽永(juanyong意味深长)的告白。

魔界,平静了;人界,和平了;灵界,平和了。筵席再丰盛,不免一散。即使患难与共,刎颈之交,也有风流云散的一刻。因为朋友,都是在某种状态下结识,相知相惜,才成为友人。此状态一过,大家的迥异便彰显出来。不同的性格,定下不同的抉择;不同的抉择,定下不同的道路;不同的道路,注定日后的,分道扬镳。
倒不如,在失望以前“失望”;在背叛之前“背叛”,就这样,散了吧。
生死至交还是生死至交,只不过不常见面而已。人生毕竟是自己的,旅行终究要独个儿走完。就尊重每人的想法,散了,也不错。
待到朋友们再聚,已过匆匆数年。幽助继续他的拉面摊,藏马成了公司职员,萤子念了大学的教育系……粗粗一瞥,除掉名字,什么都变了。而维系众人的情感,亦因千日别离,更加淳厚而微妙。
动画中最后那个场景经久难忘。红彤彤的夕阳,波光粼粼的海面,金色的沙滩上,跃动的青春……
然后,推倒。
“爱不是热情,也不是怀念,不过是岁月,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如此,爱,不就是一种习惯么?

暖暖温和的阳光,溜着窗子爬进屋。略略微咸的凉风鼓起窗帘,仿佛旧时女子的裙。厚实的木地板上,电玩与书籍乱布。应该又是好梦留人睡的夜吧。
那么,也祝您晚安。
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name
title
color
mail
URL
comment
pass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secret (チェックを入れると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できます)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カレンダー
09 2017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フリーエリア
最新コメント
[09/03 p]
[11/23 NONAME]
[07/19 mazarin]
[07/19 NONAME]
[07/18 mazarin]
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
プロフィール
HN:
马萨林
性別:
男性
職業:
User Interface Designer
趣味:
阴阳师
自己紹介:
快活的大蜻蜓
りん ぎょう
ブログ内検索
カウンター
来宾地图
来宾脚印

Powered by Ninja Blog    template by Temp* factory    materiai by ポカポカ色

忍者ブログ [PR]